您的位置:文秘網 > 心得學習 > 散文詩歌 > 正文

關于父親節的抒情散文七篇

散文詩歌 相關范文 編輯:夏桐 發布時間:2019-6-18

關于父親節的抒情散文七篇

文秘網是專業的范文網站,每日更新大量熱點文章,同時,我們有一支專業的寫作團隊,為客戶提供高質量的原創文章定制服務。如果下面的范文沒有合適的,您可以通過企業QQ:400012855或者寫作電話400-012-1855聯系我們,我們將為您提供最優質的一對一的服務。

【篇一】

父親今年整六十歲了,一直住在鄉下老家。從進城參加工作到結婚成家,我已經十幾年不在父母身邊,只是每個月回去看看,最多住一兩天就走,平時多是電話聯系。近兩年,看著父母白頭發越來越密,腰背越來越彎,我的心開始揪痛。特別是母親跟弟弟一家到集鎮上做生意后,只留下老父親一個人守著老家獨自生活,我越發擔心起來,關于父親的記憶不由自主地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父親在農村同齡人里絕對是個文化人,念過高中,當過兵,演過樣板戲(主角),做過村長,象棋下得很好,會拉二胡,一手隸書比學校的老師寫得還瀟灑。記得小時候,家里有一臺舊收音機,父親跟著里面的音樂邊勞作邊大聲唱京劇《打虎上山》,這算是我的音樂啟蒙教育了,只是我沒有遺傳到他的好嗓子,只能唱些簡單的地方小調。

父親對我極為寵愛,弟弟小時候常被他揍,可他從沒動過我一個手指甲,連大聲說話都很少。村里開大會,他只帶我去,講話的時候我就坐在他腿上,我聽著大喇叭里付出父親洪亮清晰的聲音,心里美滋滋地,為有這樣一個優秀的父親而驕傲。他曾跟鄉干部到山東考察,回來給我買了一條大擺裙,上面的印花是傣族姑娘婀娜走路的身影,配上南國風光,美極了,把半個村子的女孩羨慕得眼睛冒火。可以說,在我青春期之前,父親就是我的榜樣,我的偶像。

隨著自身知識的增長,環境的改變,上中學后,我越來越質疑父親:為什么別人的爸爸沒文化卻能當官、發財,我的爸爸一身才學卻窩在農村種地?為了不讓別人瞧不起我,也為了證明我比父親強,我開始發狠讀書。成績是上去了,但我的心態漸漸扭曲,我不再搭理父親,不愿意他過問我的任何事情,連高考前的家長會,我都不通知他參加,騙老師說他出遠門趕不及來。

高考成績下來前,父親小心翼翼地試探我考得怎么樣,我眼皮都沒抬,回了一句“不怎么樣”便爬到竹床上躺著。父親咬咬牙,輕聲說了句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話:“只要你過了450分,我拼了命也供你上大學!”要知道,這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農民負擔重,收入微薄,供養一個大學生談何容易,如果自費,更是困難。就這樣,為了不爭氣的女兒,父親辭了職,到磚窯里做苦工,到工地上修路,低聲下氣向親戚鄉鄰借錢,艱難地供我上大學,欠下的債到我參加工作三年后才還清。

出嫁前,父親和我談了次心。他眼眶明顯發紅,聲音發顫。“我疼了你二十多年,不管你怎么看我這個父親,我對你是盡了心了。我不要你報恩,只希望你記得,人怎樣都是一生,關鍵是活得真實,活得坦然,活得不后悔。”幾年以后,當我的仕途出現問題時,我才理解了父親的話,理解了父親的選擇,他不愿意奉迎某些人,不愿意違背自己的心,所以他寧愿留在農村,辛苦卻高傲地活著。我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后悔當初沒有對他好點,心里更加敬愛我的父親。

常年的辛勞使父親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十多歲,也累垮了身體,雙腎結石、腰椎骨質增生,常常折磨得他冷汗直流。我和弟弟都接他同住安享晚年,可他舍不得老家十畝農田,親身耕作,翻耕、挖溝、打藥、澆水,一個人忙得不亦樂乎。我懷孕后,他更忙了,養了一群雞,幾只鵝,說是給我補身子,還說要種幾棵果樹,讓外孫吃到最新鮮的水果。

我的老父親——這個世上最愛我的男人啊,你是一棵大樹,傲然挺立天地之間,雖然沒給我多少金錢,但你的精神和品格,是我一生享用不盡的財富!

【篇二】

最令人難忘的是父親的那雙手。那是一雙怎樣的手喲。皮膚干燥粗糙得像松樹皮,手背上青筋突暴,關節粗大,手掌上磨出了厚厚的繭子,掌心的紋路像刀刻的一般。小時候,我常打趣地說;“爸爸的手,天下第一丑。”

可正是這雙手,給予了我無限的關愛和溫暖。

我六歲那年,母親病逝。父親雙手緊緊摟著我傷心地說:“娃呀,媽媽走了,以后只有爸疼你了。”從此,父親既當爹又當媽,悉心照顧我的生活起居。每天早晨,他升燃爐子為我做早餐,為我準備牙刷、牙膏、洗臉水,最為難他的是幫我梳頭綁辮子,扎蝴蝶結。他那雙寬厚粗糙且笨拙的手怎么握得住細密滑溜的頭發呢?又怎能把握得住用力的輕重呢?他用梳子重重地在我頭上刨,就像耙地一樣,痛得我哇哇亂叫。他一陣心疼,一陣慌亂,不停地責怪自己,不停地哄我開心。第一次梳下來,對照鏡子,好丑喲,有些頭發放得松,高高隆起,有些頭發拉得緊,貼著頭皮,簡直如雞窩一般。蝴蝶結呢?就像系的鞋帶一樣,有氣無力地歪在辮子上。我生氣地罵他:“笨爸爸”。為了讓我滿意,他不知從何處弄來一團假發,每天晚上在家里練習,梳呀,綁呀,扎呀,反反復復,不厭其煩。慢慢地,慢慢地,他的手變得像媽媽的手一樣輕柔,一樣靈巧了。同學們都夸我的蝴蝶結在頭上飛呢。為了我,他什么都學著做。衣服破了立刻縫,扣子掉了馬上釘,即使被針頭扎出小洞,血流不止,也心甘情愿。他樂意陪我一起練字,一起畫畫,一起拍球,一起拼圖……他怕我寂寞,提議和我一起喂養小狗,和我一起在院子里栽花種草,太陽花、指甲花、月季花、米蘭花、菊花……大都是些好種易活的花草。父親像照顧我一樣,精心培育它們,澆水、施肥、剪枝、打葉。不久,爬山虎悄悄地蓬蓬勃勃,郁郁蔥蔥,把小院都染成綠瑩瑩了。盆花開了,姹紫嫣紅,滿院的香,父親樂呵呵地用指甲花給我染紅紅的手指甲,還摘下一朵月季花插在我的頭上,說我就是一朵美麗的花,逗得我直樂。

每逢過年,我就會得到一盞父親親手做的燈,那是不尋常的燈。父親從門外的雪地上撿回一個罐頭瓶,然后將一瓢滾燙的開水倒進瓶里,“啪”的一聲,瓶底均勻地落下來,燈罩便產生了。他趕緊用廢棉花將燈罩擦得亮亮的,亮到能看清瓶中央飛旋的灰塵為止。父親接著用木塊做了個圓形的刻有花紋的底座,面積比燈罩要大上一圈,沿邊緣對稱地鉆兩個眼,將鐵絲從一個眼穿過去,然后沿底座爬行,再扎入另一個眼中,鐵絲在父親的手中像眼鏡蛇一樣搖擺著身子朝上伸展,兩個端頭一旦扭結在一起,燈座便大功告成了。父親從底座中心再釘透一顆釘子,把半截紅蠟燭固定在釘子上。待到夜幕降臨時,父親輕輕捧起燈罩,“嚓”的點燃蠟燭,斂聲屏氣地落下燈罩,我提著這盞燈就覺得無限風光了。在沒有月亮的除夕夜里,這盞燈就是月亮了。家里人少,父親說過年要讓里里外外都是光明。所以,不僅我手中有燈,院子里也是有燈的。院子中的燈有高有低,高高在上的燈是父親用竹篾扎好再用紅紙做成的,它被掛在燈籠桿的頂端,燈籠穗長長的,風一吹,刷刷響。低處的燈是父親用白紙糊的并描有小動物圖案的燈,放在窗臺上。無論是高出屋檐的燈,還是安閑地坐在低處的燈,都讓人感到無比溫暖。父親說不能讓母親太寂寞,除夕的晚上,還專門為母親做了一盞點白蠟燭的燈,帶著我送到母親的墳頭上。母親的“房子”頓時顯得華麗醒目,凄切動人。

父親的手雖然忙于家事,但絲毫沒影響工作。他在物價局任職,每天早早送我上學,匆匆趕去上班,傍晚接我回家,經常帶著賬本。那賬本大大的,厚厚的。我十分好奇,一次,趁父親做飯之際,偷偷翻開它。啊,工工整整的字跡,清清楚楚的數據,這是爸爸寫的嗎?他那雙手能寫出如此漂亮整潔的字嗎?我不禁跑去廚房問他,他揚起滿是油污的大手,笑著說;“難道你不相信爸爸這雙能干的手?”白天過去了,父親哄我睡覺后,又開始伏案工作。我每次醒來,總見他還在寫呀,算呀,或是畫表格呀,那雙健壯有力的手不曾停過。他十分專注,完全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疲倦,忘記了一切。

一日,兩位姑姑一同來看我,見家里收拾得特別干凈,整潔,家什擺放得有條不紊,便贊不絕口。小姑俏皮地說;“我哥真是優秀男人、模范父親啊。”大姑接著說:“真了不起,家庭工作兩不誤,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他工作也不錯嗎?”我忍不住問。“當然,要不局領導為什么選送你爸去人民大學進修學習呢?”大姑刮著我的小鼻子說。臨走時,大姑拉著我的手,又摸摸我的頭,說:“娟子,放心吧,有你爸這雙大手撐著,天塌下來都不用怕。”是啊,有父親的手為我遮風擋雨,為我護甲導航,我何以為憂呢?

長大后,我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明白,父親的手是天下最美的手。因為它凝聚了父愛,凝聚了親情,凝聚了敬業精神,凝聚了中國勞動人民勤勞勇敢的傳統美德。

我永遠忘不了父親的那雙手,我由衷贊美那雙手。

【篇三】

在我成長的記憶里,父親很少下廚,最拿手的不過是下一碗陽春面。陽春面即蔥花面,因陽春三月的小蔥最具營養和食用價值,而得名“陽春面”。已是壯年的父親,白日辛勤勞作一天后,胃口極好。三十多歲的時候常常到了晚上十來點就鬧上饑荒,他沒有叫醒已在睡夢中的母親,只是親自動手下一碗陽春面,偶爾也叫并不餓的我吃上小半碗。父親當時做的陽春面可謂是色香味俱全,讓人胃口大增。盡管那一大碗清湯掛面只在面碗上面一層漂浮著幾粒綠色的蔥花,但炸了幾滴菜油令一碗面極具香味。白的面、綠的蔥花、金黃色的菜油是那個年代抵抗饑餓最具誘惑的組合。父親吃面的樣子很香,吃得也很干凈,沒有一點殘留,竟然讓人有說不出的心疼。我從未體會過饑餓的滋味會讓人如此狼狽,不由得聯想起父親的生活歷程。

父親是個吃過苦人,十一歲起便在縣城的煤礦挑煤,十四歲就到了城市里招工,開始了獨立生活。祖父母在縣城里生活,除了兩間用來居住的祖屋,沒有什么手藝,不象農村人可以依靠一畝三分田維持生計。在這種情況下,從小缺乏營養顯得孱弱、瘦小的父親不得不在年少時就挑起了養家的重擔。最困難的時候,一份微薄的工資收入不僅要養活家里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還要寄錢贍養老家沒有生活來源的祖父母。

父親在工廠里辛勞工作的二十多年里,掌握了一門謀生的手藝。憑著這門過硬的技術,父親被政府部門下屬一家事業單位的負責人看中,在不惑之年毫不費力的調入這家單位,工作安穩直至退休。就這一點來說,父親還是幸運的,中年以后沒有經歷太多生活上的挫折和坎坷,隨著子女長大嫁娶,大家庭的日子一天一天得到改善。父親晚年很知足,生活節儉搭配適宜,吃得飽也吃得好,特別是晚餐每頓酌杯小酒,日子簡單而愜意。

父親沒有念過幾年書,卻很好學,業余時間喜歡讀書看報,曉古通今,講話也很有道理,耐人尋味,是少年的我最崇拜的偶像。雖然直到退休,父親都是一個工人的身份,但是我從未覺得父親低人一等,在我讀書時期的日記和作文中,父親僅一米七的身材總被我描繪的高高大大。在這個崇尚金錢、權力的物質年代,父親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沒有落伍,在在他工作的四十多年里,沒有求過人,沒有偷過懶,踏踏實實地工作,憑借自己的雙手支撐著一個負擔沉重的家庭。

回想起來,我和哥哥無憂無慮的度過了整個童年和學生時代。正因為自己年少時的苦難,父親便發誓不讓子女吃苦。雖然家庭條件不是很優越,但是吃的穿的比起農村的孩子要好上很多倍。這是我長大以后聽聞太多同齡人艱辛成長的經歷所要感恩父母的。我也知道父親壯年時每晚的陽春面,并不是父親對生活額外的要求,而是父親為了讓我們兄妹倆多享受一些豐盛的晚餐,就節約著,自己吃得極少,而在夜間不得不靠一碗陽春面來補充能量。

多年以后,一個初春轆轆饑腸的夜晚,獨處異鄉的我,想起父親那碗香噴噴陽春面,一種饑餓的渴望夾雜著一股化不開的思念涌上心頭。我知道作為一個極平凡的女兒,饑餓的欲望如此簡單而容易滿足,象父親一樣一碗陽春面就足矣!一碗陽春面成全了一個父親愛子之情,也滋潤了一個女兒漂泊的心。如果有一天,一個初春時節的晚上,我獨自悄悄地返回故鄉,和父親暢談至夜深,我一定會親手為父親下上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陽春面,自己也搶著吃上幾口。其實我很想知道,一碗普通的陽春面,還是相同的原料,吃起來味道是否和從前一模一樣?

【篇四】

遠的我就看見了父親,他一如既往地坐在堂屋的門檻上吸著旱煙,女兒飛快地跑過去,踩著父親沾滿泥巴的赤腳,熟練地爬進了父親的懷里,摟著父親的脖子,撒嬌地說外公我好想你。父親慌忙放下手中的旱煙袋,站起身,換了個姿勢,把女兒背在背上,哼著兒歌,朝院中走去。父親剛從地里回來。腳都還沒有來得及洗洗,就這樣背著女兒出去了。

看著父親背著女兒的背影,有一股莫名的慰籍溢滿我的心頭。

父親是個石匠,12歲就輟學跟著別人學石匠手藝,雖然只上過三年的學,但卻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加上手藝精湛,所以父親的刻碑手藝遠近聞名。父親的愛好很多,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都略懂一二,小時候,每當吃過晚飯,我們姐弟三個便喜歡拉著父親坐在院中的樹下玩耍,時而讓父親給我們講故事:從張飛到岳飛到王若飛,從孫悟空到白娘子到哪吒,從李白到蘇軾到柳詠;時而以三對一與父親對弈,時而讓父親教我們吹笛子口琴。在父親的故事和音樂聲里,我們總能進入甜美的夢鄉。最快樂的是大年三十,我們圍著旺旺火塘,鋪紙研墨,寫自己的對子,貼滿掉了石灰的老屋子……

日子就這樣被快樂的音符點綴得絢麗多彩,從來沒有想過父親的這些愛好會讓旱煙取代。那天,成績十分優異的弟弟被送進了醫院,快樂的音符也隨之嘎然而止。接下來的日子,父親和母親輪流著在醫院照顧弟弟,輪流著四處籌錢為弟弟治病。那天,當我從遠方的學校趕到醫院去看弟弟的時候,卻在醫院的門口第一次發現了抽著旱煙的父親,他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院內大樹底下的石頭上,眼睛無神,幾乎無肉的臉上在暮色里更顯得蒼白,神情是那樣的痛苦與無奈。我正要挨著父親坐下,父親卻牽起我的手----緊緊的握著我的手,將我的手握的生疼生疼,向弟弟的病房走去……

就在那個冷冷的深秋之夜,當最后一片梧桐樹葉凋零于地上的時候,弟弟的十五歲也永遠的凋零在了父親的懷里。當醫生用那一抹白布將弟弟裹進另一個世界的時候,母親的撕心裂肺劃破了寂靜的夜空,父親則緊緊的樓著我,直到天亮。

弟弟就這樣走了。在弟弟走后的日子里,父親便這樣常常坐在堂屋的門檻上抽著旱煙,很猛烈的抽著,很久也不說一句話,四周慢慢擴散的長長的煙霧,拽著父親長長的哀愁飛得老遠老遠……

我返校的時候,母親為我打點好行李,父親接過替我背著,牽著我的手送我去車站,父親就這樣牽著我,一如上次那樣,握得我生疼生疼,冷冽的秋風中,父親顯得蒼桑而憔悴,背也更加佝僂了,頭發更白了,臉上的皺紋更深了。想著姐姐已經出嫁,我又在外地讀書,唯一留在身邊的弟弟也走了。突然之間,我覺得父親是那樣的可憐。汽車啟動了,在我向父親揮手的時候,我看見了父親的眼里含滿了淚水,父親轉過了身去,一直沒有回頭看我,直到我再也看不見他。

后來,為了父母,我把家安在了那個掉了石灰的老屋子,結婚的前一日,我又一次和父親鋪紙研墨,寫對子,將那大紅的“喜”字貼滿掉了石灰的老屋子。因為工作,我和老公只能每個周末去父母那里小住,盡管這樣,也給父親帶來了莫大的安慰,再后來,我們把女兒一直留給父母照顧,才發現不知從何時起,父親的旱煙,抽得很少了……

如今,女兒該上幼兒園了,我們不得不將她接過來上學,去接女兒的那天,父親一如當年送我一樣,送著我的女兒。但我們依然保持著每個周五回去小住的習慣。

于是,每個周五的黃昏,遠遠的,我們總能夠看見父親吸著旱煙,坐在堂屋的門檻上等著,四周擴散的長長的煙霧拽著父親長長的期盼,飄得老遠老遠……

【篇五】

搬進新家雖然快兩年了,可父親還是第一次來。晚上,一家人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聊天,父親顯得特別開心。他再三強調他其實早想來的,可家里事情多,又擔心我會因為陪他而耽誤工作,所以遲遲沒來。這次要不是妹夫這邊有事,順便開車帶他過來,只怕又要推到明年了。

女兒在一旁插嘴:“您一定嫌我媽不夠孝順,所以不喜歡她,才不來的。”

父親就呵呵呵呵地大笑,連忙解釋:“那絕對不是的!外公老了,沒能力幫你們,也不能幫倒忙撒。”

父親已經七十,可永遠那么要強。他習慣大聲說話,爽朗的聲音像是撞鐘;習慣挺著微弓的背大步流星地走;習慣把袖子褲管卷得高高在田間勞作。那樣的時候,他好像從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可以理直氣壯接受照顧的老人,只有在他難得一兩天休息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已是一個年逾古稀的老父親。

女兒提議拍幾張我和父親的合影,父親欣然答應。他立刻挪了挪身體,整理一下衣襟,坐正,還招呼我坐到他的身邊。我緊緊地挨著他坐下,雙手環住父親的腰,霎時,一道幸福的暖流傳遍全身,我突然感到即使父親老了,他也一直是我的靠山,我的膽量,我的依賴,我的動力。我把頭輕輕地落在父親肩上,看得真切父親布滿繭子的大手青筋突兀;看得真切他被太陽曬成的古銅色的臉寫滿滄桑;看得真切他臉上被歲月鐫刻的皺紋深深,看得真切他滿頭的銀發找不到一根青絲。我鼻子一酸,千千萬萬愧疚和感嘆的藤蔓,在我心上一齊攀爬。

而父親臉上卻含著滿足的笑容,他的身子略略靠著我,我感受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向我這邊擠壓,那是一棵歷經風雨的大樹渴望在他的晚年接受攙扶的放心;是一棵孤獨寂寞的老樹在他的暮年渴望出巢的鳥兒歸來的期待。

擁抱一個人是因為心中有愛,情不自禁用身心擁抱一個人那是一種深沉的愛,一種無法描述的愛,一種比任何語言的表述都博大凝重的愛。

小時候,我一直很敬畏父親,童少的回憶里,父親的擁抱好像僅給予我一次。那天父親好像喝了些酒,當我把考了滿分的試卷放在他面前時,他先是仔仔細細地看試卷,然后一把抱起我,一邊夸我是他爭氣的女兒,一邊笑著用他那硬扎扎的胡須摩挲我的臉蛋,我在他噴著酒香的稱贊里受寵若驚,他的懷抱里竄出我肆無忌憚的大笑,惹得妹妹弟弟好生羨慕。長大以后,愛人的懷抱成了我渴望的幸福天堂,我常常想:世界上最甜蜜的事情莫過于能被愛人擁抱。這樣的感慨也許是因為小時候那個擁抱太刻骨銘心,也許因為潛意識里期待更多的愛,也許是源自內心的一種不滿足或缺失。我把自己的需求藏匿得干干凈凈,漸漸地養成了清高的秉性,也失去了主動擁抱別人的能力,即便是孩子。至于父親,我實在必須承認,我做夢都不曾有過擁抱他老人家的念頭。

父親的愛一直就這樣被我涼在枝頭。愛的回報里,除了過年時回家探望,平常多以工作忙作為自己懶得辛苦的借口。幾個電話,少許的錢,自以為是的態度,就心安理得地接受著父母的養育之恩和他們對我一生的牽掛。我不曾想過,年邁的父母他們缺的不僅僅是物質和金錢的供養,還有我可以隨時隨刻都可以回報的擁抱;我也不曾檢討,自己平日里那些可有可無的理由忽略了多少次父母期盼親近的目光。

女兒的照片拍好了,可我依然不想把環住爸爸的手松開,我還想這樣靜靜地、輕輕地抱住我的父親,抱住這個不再健壯,白發蒼蒼的慈祥老人。

【篇六】

多年以前,學習朱自清的《背影》時,內心的感受并不是十分深刻。直到現在長大了,才領會作者字字句句中對父親的深厚感情。今年是我踏上審計工作崗位的第一年,中秋國慶雙節放假,我便趁機回家看看父親。

自從母親早年病逝,父親就一直獨自一人寡居在家。哥哥常年在外面做事,我則在外地求學,雖說離家算不上遠,但算起來在家呆的日子真的不多。父親如今年紀大了,一個人在家難免孤獨寂寞,還好今年有小侄子跟在身邊。可是孩子太小,調皮搗蛋不懂事,照顧起來費心費力,幸好父親身體還算康健。但一老一小在家,始終讓人放不下心。

我的父親是個地道的農民,文化水平不高,掙錢很不容易,然而他一向重視對我們兄妹的教育,盡自己的全力讓我讀完了大學,讓我和哥哥成為家鄉讀書最多的少數人之一。印象最深刻的是父親講述家里大伯剛參加工作時領導把錢掉在桌上刻意考驗其為人的故事,他常以此教育我們做人要誠實勤懇,不卑不亢,想得到的東西都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努力爭取。

父親脾氣有些許暴躁,但他極少對我們兄妹發脾氣。但做錯事,父親也會嚴厲的批評,因為性格倔強小時候我也挨過父親的打。父親的工作經歷很豐富,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吃過很多苦,做過會計、廚師、小販等,可他從來都沒什么抱怨的言語。母親走后,父親一人既當爹又當媽,獨自一人撐起我們的家,培養我讀書,其中的艱辛他從不向人透露,平時做工很辛苦,一天忙碌過后,喜歡在家喝點小酒,據他說這樣好睡覺,但我知道那是因為累的。

常說:父愛如山,深沉厚重。的確如此,很多時候,父親的愛并不像母愛那樣綿軟可親,但卻讓人回味深長。在印象中,父親很少對我說夸獎的話。他只會用最質樸的行動讓我體會到對我的愛。不管是以前在縣城讀高中的時候還是現在外地求學工作,每次我回家父親都會在到家前做好吃的,每次吃飯的時候,好吃的都全都屬于我,自己僅吃點剩下的。每次看到父親這樣,我都只能將聲聲感激收集起來,珍藏在心里。

不經意間,父親老了,我也長大了。這次回家坐在父親摩托車后座,發現他以前引以為傲的滿頭黑發竟也冒出很多白發,一根根的夾雜在黑發中,特別醒目。歲月催人老,父親年紀越來越大,作為兒女的我卻不能時常陪伴在身邊,心里時常感到歉疚,不覺唱起那首《父親》的歌:

總是向你索取 卻不曾說謝謝你

直到長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離開總是 裝做輕松的樣子

微笑著說回去吧 轉身淚濕眼底

多想和從前一樣 牽你溫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風捎去安康

【篇七】

與共和國同齡的父親退休已有數年,因其一貫家長式的工作作風和樂于替人做決定的習慣,我與小妹便給他起了個“老領導”的外號。“老領導”那輩人勤奮、節儉、工作踏實,依照他的標準對我們不免時常有些責備、教導,不好講大道理的他,言語直白簡短,也許當時心中并不認同,但細細品味體會,對我與小妹做人、做事及對待生活、工作的態度都不曾偏離正確的方向,起到良好的教育警示作用,其中的三句尤為記憶深刻、受益頗豐。

“做人要靠自己”。父親八歲已是孤兒,學習成績本很優秀的他,十八歲初中畢業后即被鄉政府送上部隊,目的是讓無人照料的他能餐餐吃上飽飯。父親雖無太多成就,但一切所得均是自己一步一步踏實走出來的,其中之艱辛從未聽他提起。記得有次在個人工作中受挫,回到家中不免情緒低落、怨天尤人,甚至責怪父親沒有給予幫助。父親說:做人還是要靠自己,人人都靠爹,那我豈不是要去墳墓里拉人幫忙。工作中不順心,關鍵看自己盡力沒有,如果真的是用心在做事,相信組織和同事會公正的對待每一個人,自己內心也必會坦然。要想得到認可,需要自己用實績來證明,而不是借助外力去實現。

“與其動歪腦筋去賺、不如省著點用”。父親勤儉一輩子,但對我和小妹的生活需求卻盡自己所能去滿足,在不觸及底線的情況下,寧可自己多吃些苦、受些累也無妨。有時,面對我們言語間羨慕社會上有些一夜暴富、生活奢靡現象時,父親總是嚴厲的說:我沒有能力,也不會去做這些有違原則、觸及底線的事情,你們的生活已經算很舒適了,要學會珍惜,與其動歪腦筋賺錢、干些睡覺都不踏實的事情,去追求攀比奢侈享樂生活,不如在保障生活必須開支的情況下,少一些不切實際的花銷,賺那么些擔風險的錢也就無所用處、沒有必要了。看著午間小憩尚能鼾聲不息的父親,的確,有再多錢也不如他這般活得坦蕩、睡得踏實。

“男人要有責任。”父親在政法戰線工作奮戰了幾十年,在兒時的記憶里,他很少在家中吃飯、也幾乎沒有時間顧及我們的學習和帶我們去公園玩耍,但家中的櫥窗里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紀念品、小玩具,這些都是父親每一趟出差工作學習,從他去過的地方為我們所買回的,至今都從未間斷過。曾與父親交流,我們都已長大,您大可不必每次出差都為我們特意去購買這些。父親說:每次出門在外,我都特別想念你們和母親,多年養成購物的習慣,是迫使自己牢記家里的親人和對家庭應承擔的責任,一個男人沒有基本的責任感、責任心,他是不會有太多成就的。現如今回家,見父親與母親偶爾扯皮、爭執,我只是在一旁靜靜欣賞,而從不上前勸阻,我深知,這僅僅是一個在工作生活中謹記“責任”二字幾十年的男人,為平淡家庭生活增添的幾分歡樂色彩與調料而已。

父親簡潔、樸實的三句話雖不是什么勵志名言,但我必謹記在心,伴隨在成長之路上體會、踐行。


本文網址:http://www.dzxrxj.tw/wenmi/xinde/sanwen/332714.html

江苏快三加奖